最新地址 hsclr.com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2018fadacaihaha@gmail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玄幻  »  多情江湖

多情江湖


      

第一章初得剑诀

  在这个叫神州的大陆上,就有如一块大饼跌在地上,早已经四分五裂,皇权还在,威信力量已是蕩然无存。对外族的连年征战,期间总会涌出无数的难民,这些难民都无家可归,有部份仍可以在较平静的城市中安定地存活下来,但是幸运的却佔当中很少数。

  除战乱外,天灾、人祸接踵而来,大量的山贼盗匪四处横行,此外,江湖局势也十分不平稳。且不说十年来「血帮」势力取代了前「魔宗」,「魔宗」却有死灰複燃之象,正道各派又互相争夺利益,在乱世这堆大火上加油。

  白峰,他是一个较幸运的存活者,还在一周岁时便被丐帮扬州分舵副舵主白元所收养,从那一刻起便成爲丐帮普通弟子。丐帮乃江湖上第一大帮,在帮主任长胜的带领下,丐帮史无前例的强大,帮衆有十数万之多,遍布整个神州。丐帮之所以能在这时发挥作用,都依靠其严紧的结构有关,自帮主以下,分别爲长老会及八堂,以下又设巡察使等各职,不断培养新人及有潜质弟子;长老会与八堂(护法堂、执法堂、情报堂、传功堂、掌册堂、布施堂、白莲堂及外务堂)又紧密相连,事事群策群力,内外处事公道,情报掌握準确快捷,所以一直被视爲中原第一大帮,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  他生来便是体格奇特,天生在两眼楮明穴侧各有一粒红痣,而且阳脉极奇旺盛,根本就是练习刚阳武功的绝好材料。虽然他的特点都已经彙报到掌册堂,但是传功堂却以「年纪太幼」爲理由,暂缓传受刚阳武艺,不过帮主及长老会都已知道白峰的存在,因爲他正是修习丐帮镇帮武学「降龙十八掌」的最佳人选. 白元及舵主赵正单都修习阴柔武功,若对白峰传功只怕误他前途,所以一直只传他轻身及散打功夫,白峰也知自己体格怪异,也没有异议,只是心有不甘罢了。

  这小子生性聪明,虽未得到正式传功,十岁时已经开始爲帮立功,十二岁便正式升爲二袋弟子,邀入情报堂,是情报堂中最年轻的功行弟子。丐帮多数爲普通弟子,很多立功弟子会在入帮后一年内升爲一袋基层弟子,其中有大功者会被升爲二袋功行弟子,以白峰年纪之轻而成爲二袋弟子却是很少见。

  今天正是白峰的十三岁生日(由白元收养他当日算),他正以一个特别的方法爲自己庆祝生辰。扬州有很多东西都很出名,其中的便是美女,这个时势,很多家庭破碎,不少女子爲补生计,不惜卖身或投身青楼,有才华者便成爲歌伎、艺伎,有些急需要钱的,更有卖身爲三陪,虽然出卖身躯,但是回报也颇乐观的。

  另方面,扬州因爲远离战场,地处长江附近,西有金陵,南下更可达临安,是水陆两路经商的好环境,。只见他现在半蹲在一座大屋外,窗门微微打开,而他却在窗外看得不亦乐乎,如果远远有人看到,定不知到他在偷看甚麽,若是有人能走近数步,不用眼看,用耳听便知他在偷看甚麽。

  「好哥哥……用力…干……啊……干死小穴啦……」屋内不断传出阵阵女子的呻吟声及男子的喘气声,床上正躺着两件赤条条的身躯,正以男上女下的方式在运动着。

  男的单手托着女腰,把女的一条腿架在肩上,另一只手正贪婪地搓揉着女的玉乳,在玉乳被外力弄得不断变形的同时,男子的下体以若有若无的节奏快速摆动,乌黑的宝剑在每次拔出都是亮晶晶的,蜜液飞溅,甚是刺激。

  这时白峰在窗外看得清楚,只那个男子突然快速的摆动下身,每次踫撞都发出「啪啪」的响声,女的更是「啊啊…哎哟」般浪叫。白峰不是首次偷窥,当然他知道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,突然感到自己后领一紧,整个身子已经被人提起,来人单手揪着他背心,转转跳跳的便到了城角一间破庙处,才狠狠把白峰摔在上地。

  白峰被摔得吃痛,毫不留情地盯着来人,只见一个乞丐打扮的中年人,身上挂着四个蓝色布袋,正正就是丐帮扬州分舵的副舵主,白峰的收养人白元。

  白元也瞪着他,说道:「小家伙毛也没一条便学人偷窥,真没出色!」

  白峰不满道:「那你也可以迟两步才把我捉回来呀,反正是看,也没差把它看完。」

  白元叫道:「哎呀!你这甚麽态度?」

  白峰道:「我刚才庆祝生辰呢,不要跟我说你「又」是忘记了!」

  其实白元很是痛爱这个孩子,他平日没有玩伴,又没有真正的亲人,自幼接触的都是一班江湖人物,所以性格比较奇怪。

  莫看白峰人细鬼大,对自己养父没甚麽礼貌,可是他却是一个很纯良的人,要不然,依丐帮帮规,「以下犯上,目无尊上」便要他好受了。

  果然,白元一听,又怪自己心粗大意,连孩子生辰都忘了,口气已经缓和下来,道:「就是庆祝也可以做别的,待会我去找你赵叔叔,我们今天才回来,今晚再爲你好好庆祝呀!」

  白峰歎口气,道:「罢了罢了,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独个儿过生辰。说呀,今次回来又有甚麽新任务是吗?」

  白元心想:「真苦了这个孩子,若果当年把他交给大户人家收养,他或许会有好日子过。」

  感歎了一会,才正经地对白峰道:「没错,今次这个任务很重要,是第二级情报,尽快打探多点消息回来。」

  白峰奇道:「二级情报?帮中很少发出二级情报,是帮中出了甚麽大事?」

  丐帮的情报堂把要求的消怎分成五个等级,影响力越大,或是重要情报等级会越低,最常见发出的情报要求都是第四及第五级,第三级情报已经少见了,今次竟然发出第二级情报要求,所以白峰有这个猜测。

  白元摇头道:「你有听过二百年前的武学奇人,有神州第一剑之称的东方不败吗?」

  东方不败,原名东方红日,是二百年前难得的剑术奇才,无师自通,十八岁剑术大成,已是打遍江北无敌手,少林、武当剑派、神剑门等高手都尽败在他的剑下,连当时出名的武当紫霄剑派掌门无一道人都不是他十招之敌,其剑术之高可想而之。

  二十二岁时已无人能敌,于是孤身走天涯,希望寻得与自己匹敌的对手,听说连当时的倭奴国、百里甚至西域等地方都走遍,依然没有十招之敌。怎料返回神州后,竟然败给了一位当时还名不经传的少林老僧人秋月禅师,那名武僧都是一位天才,本身精通一指弹功,却把功夫用在剑道上,能伸指便成剑气,突破了剑术的限制。

  东方红日败后便失蹤十年,他最终亦悟得以指代剑的最高剑意,自创了一门剑法,可惜秋月禅师早已完寂多年,东方红日始终无法一反败局,于是带着剑笈投河自尽。

  白峰问道:「那这次情报要求与他有关吗?」

  白元点头道:「上月河北地震,居然被农民发现剑笈,结果消息传遍整个江湖,人人都想把剑笈据爲己有,要是让心术不正之人得到,江湖定会引起一埸风波。剑笈已经出世,现时下落不明,金陵分舵收到消息,说剑笈可能被带到扬州一带,近日已经多了很多江湖人士在扬州一带出入,今次要证实这个消息,尽量留意剑笈下落。」

  见白峰突然沈思起来,两眼发光,猜想他定是打甚麽坏主意,笑道:「你不用想了,要知道人人都想要剑笈,若是被人知道你得到或是掌握剑笈下落,你注定到地狱去练武了!」

  白峰才「哗」的一声叫出来,道:「那不是要我去死?要是我知道剑笈下落,说不定我没机会见明年生辰呢!」

  白元笑道:「又用不着,这次任务交给你是因爲你年纪细,很难引起他人怀疑,而且你又绝顶聪明,死不了,死不了!」

  白峰不满地道:「哼!我要是得到剑笈,我必定偷起来自己练!」

  白元道:「你只是打听消息罢了,不过要是你真的得到,那就是你的运气,若果没有被人杀死的话,你慢慢练,我不阻止你。」

  白峰道:「好呀,你说的!还有,不要忘了今晚跟我庆祝呀!」

  白元笑道:「小鬼,欠你的!」

  与白元分手后,白峰便略略打扮一下便走出破庙. 一般丐帮弟子都不会把布袋挂在身外,只有集会及行动时才显露出来,而打扮一般都作破衣旧裤,但是亦有少部份作华丽衣服打扮,不过都会内穿旧衣,以表示「不忘本」。

  白峰在市集处来回了好几转,钱财倒乞到不少,消息却一个也没有,不过城内多了很多江湖人士却不错,热闹得更像年宵似的。

  与白元见面时已经中午了,回到破庙时更已经日落西山,反正夜晚也得不到甚麽消息,乾脆回去破庙睡一睡好了。没想到这一个念头却使他成爲日后的武林高手,那时他回想起,都总觉得自己很有先见之明。

  刚睡了不久,白峰便被脚步声闹醒,那座破庙原来是土地庙,土地公公的木像由一个空心的大木箱所托住,木箱后面有一个大洞,足够白峰出入,他便是在里头睡觉。由木板的缝隙中只看到一个人影走入破庙,四处张望了一会儿便跑到木像后面,忽然掉了一物进白峰藏身处,然后又见那个黑影走出破庙. 白峰慢慢拾起那样物件,一摸之下发现是书状的物体,回想那个人鬼鬼崇崇的,难道这会是那本剑笈?

  这时外面传来更多的脚步声,只听一人道:「刘三白,原来你也想独吞剑谱,我们山东七鹰也想跟阁下一起研究呢!」

  刘三白哼了一声,道:「我们南山派会做这种事麽?我说过了,我没有甚麽剑谱,就是有,也轮不到你们黑道中人。」

  另一人道:「少装了,那麽你手上铁盒内的东西又是甚麽呢?」

  刘三白笑道:「哈哈!老夫手上有甚麽也用不着跟你们七只小鸟解释吧!」

  第一个出声的人道:「刘三白,你好乖乖把铁盒交给我们,我们还可以一起研究,难道你敬酒不吃,想吃罚酒吗?」

  刘三白又放声大笑,道:「好好好!我也不计较,不过,少陪了!」

  说罢,同时把铁盒向外高高掷去,自己便往反方向施展轻工,三两个起落便不见人影。

  七鹰其中一人接住了铁盒,立即把铁盒打开,衆人失声道:「快追!」显然铁盒早已经是空的,七人都被刘三白算了一计。

  白峰听到外面无人,立即拿起那本书,奔到墙角并抽出了一块石砖,先把那本书收在石砖后的洞内,然后再回複原状,现在天色已黑,破朝内本来就黑沈沈的,怎样也看不出来,这样才慢慢步出破庙。

  才走不了两步,突然被一个黑影撞到,那个黑影明显是急急跳进来,又没有察觉门内有人,结果白峰被撞到墙角,「哎呀」的叫了一声。

  来人也想不到此处有其他人,立即叫道:「甚麽人?」

  原来是刘三白去而複返,想来是取回剑谱的,白峰叫道:「甚麽甚麽人呀?人家好端端地睡觉,又被你们吵醒,好呀,我要走又不行,想怎样,快说了!」

  刘三白听白峰语带稚气,又见其身影不甚高大,看似十二、三岁的小孩,于是放下心来,不再理会,然后又快步奔去石像后。刘三白寻了一会,甚麽拿出火刀火石生了个火,也找不寻剑谱,顿时脸色大变,转头望向还躺在地上的白峰,不过已经满面杀气。

  刘三白突然抓起了白峰,右手扼着他的颈喉,寒声问道:「那本剑谱呢?」白峰被他扼得辛苦,气也喘不过来,连忙抓着他的手,一面不断指着自己的口,意思说:「你抓着我怎麽说话呢?」刘三白又问了几遍,始终不听到回应,那才意识白峰不能说话,于是右手也放轻了力度,但是仍抓着他不放。

  重重地喘了好几口大气,刘三白知此地不宜久留,于是用左手把他搜了一遍,也没有剑谱的下落,怒道:「快说!把我的剑谱收到那儿去?好快点说出来,要不然我便杀了你!」

  白峰鬼灵精怪,知道自己要强装害怕,当下泪水直流,身体不断发颤,大叫:「不要杀我!不要杀我!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!不……不要!」

  白峰扮得比真的还要真,刘三白心想:「十多岁的小孩该不会说慌,而且他身上也没有剑谱,难道刚才有人捷足先登?」

  话锋一转,他便温言安慰道:「小兄弟,我不杀你,不过你要告诉叔叔,刚才我走后是否有人走进来。」

  白峰仍是颤声道:「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,好像前后有三……三个人走进来。」

  刘三白想了一想,自己进来两次,那麽还有一次?真的有人捷足先登!怒气攻心,也不再计较眼前的只是个十二、三岁的小孩,双手不经意地加紧力道,大叫道:「是甚麽人?快说!」

  白峰的脸由白转红,由红转紫,仍然没能说出一句话,刘三白见他仍未有回应,原来白峰早已经晕死过去。

  刘三白把白峰狠狠掷到地上,白峰也「呀」的痛叫了一声,正当刘三白想进一步迫供时,庙外转来数人的脚步声,当中一人定是看到庙内的不妥,大叫道:「峰儿!」

  刘三白还未反应过来,而白峰却听出说话的一便是赵正单,虚弱地叫了声「赵叔叔,救我……」便晕了过去。

  外面数人正是丐帮扬州分舵的正副舵主及执行使李知川,他们却不是泛泛之辈,数十年内力早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,白峰那微弱的呼叫声又怎会听不出?

  三人刚要飞身沖入庙内,突然一个黑影由庙中飞掠出来,扬手洒出一堆白粉,三人连连发动掌气把白粉扫开,那黑影早已经运起轻功,跳到数十丈之外了。

  赵正单见状,止住想要追出去的二人,道:「别追,救峰儿要紧!」

  话毕,率先便走后庙内。那黑影便是刘三白,他虽然看不出来人的面孔,但是月光下仍可以看到三人一身残衣打扮,而且武功更胜自己,用手指头想都知来人全是丐帮弟子,当下在地上拾起一手沙尘,飞身出去便当毒沙来使,果然引起三人的注意,被他成功地逃去。

  天下间会武功的虽然不一定是丐帮弟子,除非是特别僞装成乞丐,不过不会武功的丐帮弟子仍佔丐帮的大多数,因爲丐帮传功是很严格的。丐帮的传功堂会纪录丐帮中会武的弟子名单,身爲传功堂的成员,他们有义务教晓帮中弟子武艺,一旦有合资格的人选,会由堂中某成员传授他武艺,最普遍传授的是莲花掌、縴蛇手及丐帮捧阵,这些都是丐帮成立以来由先人所创的武艺。

  考核人选也相当严格,一般会依其入帮资曆、人品及潜质而决定,只有很少部份体格精奇如白峰等才会破格列入考虑人选之内,所以丐帮中会武的人也不多。每年由掌册堂推选数十个合适人选,当中会交由长老会决定人选,而合格的人选名单会交到传功堂,传功堂会召集这些人选,经过观察而决定由传功堂适合成员中单对单的传授武艺,这叫「带功弟子」。

  白、李二人走入破庙,只见白峰躺在地上,连他二人都感觉不到白峰的呼吸,白元脸色顿时变得惨白,虽然白峰与他并无血缘关系,但是十二年的相处也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(白元收养他时已经过了一周岁,十二年是正确的!),不禁失声痛呼,老泪也忍不住由深布皱纹脸旁流过。

  赵正单也从白峰身旁站起来,对白、李二人笑道:「哭甚麽的!人又没有死。」

  二人同声问道:「甚麽?」

  白元还是反应较快,抓起白峰的手试探了一会,连自己也大笑起来,喃喃道:「没事好了……没事好了……」

  赵正单道:「他身子很虚弱,好在快一步救他,我刚才输了一道真气护着他的心脉,让他休息两天便回複过来了。」

  李知川道:「刚才那个人好可恶」

  突然想起了甚麽,道:「峰儿没有得罪别人,莫非他看到甚麽不该看的事?」

  赵正单点头道:「有这个可能。李兄弟,传我命令要所有弟子戒备,严密观察城中消息,有消息立即传来!」

  李知川躬身道:「属下遵命」。

  二人放好了白峰,也爲他守在一旁,不一会白峰便转醒了。他先张开眼便已经看到身旁的赵正单及养父白元,虚弱地喊了两声两声,二人见他醒来,赵正单连忙爲他把脉,而白元却轻抚他的额头并温声慰问,这令白峰心头感到一阵温暖,心想:「真正的父爱也不过如此了。」

  赵正单微笑道:「峰儿,你身体还很虚弱,先睡一觉,有甚麽事明天再说吧!」

  白峰道:「我没甚麽事,现在好多了。呀!刚才那个人……」

  白元恨道:「哼!那人不旦用下三流手段,连一个小孩都不放过,今次被他走了,下次必定不会让他好过。」

  白峰道:「我刚才听到,那个人好像叫刘三白甚麽的,还有甚麽七鹰……」

  赵正单讶道:「莫非是南山派的刘三白及山东七鹰?」

  见白峰点头,他续道:「山东七鹰便算了,南山派始终都是名门正派,这个刘三白更是有点名气,想不到行事却是如此!」

  白元也很想知道刚才发生甚麽事,于是便问道:「峰儿,你怎会遇上他们的?」白峰便慢慢道来,当然新版本是有个「神秘人」取走了那物,然后刘三白去而複返,结果导致有刚才之事。

  「神秘人」却是存在,只是这个人正正就是白峰自己罢了,反正证人只有白峰一个,衆人也不会相信一个小孩子有甚麽野心。

  这时李知川刚好回来,白元也对他说了一遍,赵正单思考了片刻,道:「现在又有身份不明的人取走了剑谱,恐怕线索便断了,还是把这件事情先报上情报堂。那神秘人行事阴暗,想必不是正大光明之辈,还是留意可疑人士要紧. 」

  回头再看地上的白峰,原来不知甚麽事候他又睡着了,赵正单笑道:「这小子,看来数日后才爲他补回庆祝吧!」

              第二章初经人事

  两日后,白峰终于才可以自由活动,这两天他心内难过死了,要知道自己得到了秘藉,但是苦无修习的机会,总算领会甚麽叫「心急如焚」了。不过醒来后的日子更难过,因爲城中仍有很多江湖人士聚集,传言剑谱还留在扬州城,而且赵正单与白元二人经常伴在自己身旁,这绝对无疑心火上加油,死得更快!

  好不容易的七天过去,赵、白等人已经突然离开扬州城。原来前天城外十里处发现十多巨尸体,全都被一掌击杀,死法极似魔宗的「催魂掌」,所以有传剑谱已被魔宗之人夺得,于是衆人纷纷向城外追去,衆人临行前还吩咐白峰好好休息,这样白峰倒乐得清閑。

  那本书上标题「天罡剑诀」,只有三十多页,头两页尽是文字,白峰认字不多,看了数眼,虽然不尽明白,但都知道与武功无关的东东。再往后一翻,白峰便高兴起来,本来剑谱若是文字爲多,他必定看不明白,那样取得剑谱也苦无用处,想不到后页全都是人形图案。剑谱中有修练的方法,也有不同的姿势,其中更有些线路标示行功方法,只旁边有些经穴名称,学过擒拿手的白峰也看得明白。

  天罡剑诀一共有廿四式,其实并不是剑法,正确来说是类似「一阳指」、「一指禅功」等的武学,透过雄厚的真气迫到指头上发出,能杀敌伤人于十步之外。剑诀与东方不败所创之武功其实全无关系,甚至与「剑」都没有关系,至于「天罡剑诀」的来曆日后便知,往后再有故事。

  于是白峰每日早、午二时都会静在在当空地方,依法由头上百会穴吸取太阳至刚至阳的真气,行功收到单田,一年后果然已经聚积到基础的真气,甚至自行打通了督脉命门关,直通任脉。其实「天罡剑诀」本来只是剑式,并无修习内功之法,但是前人爲了要令这剑诀完整,借用了武当派的采阳功,吸取太阳精气便可以快速提升内力。

  这一天,白峰独个儿躲进破庙中,苦思近来的情况,自己修习内功已经有两年,依书上所述,自己的真气应该能打通紫宫关,但是试了很多天仍未能沖关,虽然已经把剑诀记熟,若未能打通任、督二脉,再也无法修习剑式。

  近日白峰更是勤力练功,所吸取的真气更比以前多了两倍,真气提升了多倍,可是整天浑身发热,加上在夏天时期,更令他苦不堪言。最令他担心是自己的小弟弟,每当阳气最旺之时辰,总是受到感应似的仰头向天,想像有六、七寸的巨物擡头,欲火渐渐难抑,只是白峰自己不知道这是临近心魔之时期。

  突然庙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叫声,认得这把声得主人,白峰也不禁苦笑。

  「小峰儿!今日天气很好呀,你前天说过今天陪我去玩的!」

  来人是一个十四、五岁的少女,浅蓝素衣长裙打扮,样子十分清纯可爱,洁白的皮肤与她的身份不甚配合。这名少女叫倪素晶,丐帮白莲堂女弟子,一年前由开封分舵调来,与白峰都是二袋弟子。

  原来当年白峰在破庙之事被传了开来,说成白峰力斗黑帮恶贼,虽然留不住剑谱,但是以他的年幼,其勇力可嘉,而且身具奇脉,被很多丐帮分子喻爲新一代丐帮新星。

  而倪素晶本是朝庭一将军的独女,父亲在朝中被主和派人排斥,弄得家破人亡,丐帮弟子便收养了还是五岁的她,倪素晶自幼聪明好学,资质极佳,十岁时得白莲堂堂主冯霜私下传功,更收爲弟子,早已经学得莲花掌、游龙掌及縴蛇手等武艺,得冯霜教导下,武功更是突飞猛进,剑术亦有江湖二流高手的水平。

  倪素晶听说扬州有一颗比自己还年幼的「新星」,好胜心强,便申请调来看看这颗「新星」,怎料见到这颗新星不旦不会武,更没有获正式传功,所以好奇地便整天缠上他。

  白峰暗歎一声,今天阳光甚好,正是修习内功的最好时机,不想就此放过,脑子不断想着解脱的方法。其实白峰多此一个玩伴也很开心,更何况是一个样子不错的少女,加上……年青人血气方刚,正值青春时期,不免会有点异想,只是每次一接近倪素晶,身内的阳气似是受到感应,小弟弟马上擡头致敬,使得白峰开始有点想逃避。

  倪素晶见他望了自己两眼,又低下头来猛摇,不禁有点儿发怒,嗔道:「喂!人家怎麽都是女儿家呀,要你陪我玩只是看得起你,又没有迫你,干麽不应我!」

  白峰连忙道:「哪敢哪敢!只是……嗯!晶姐呀,只是今天实在太热了,我身子不太舒服。」

  倪素晶也放下心来,嘻嘻笑道:「我还道你是有心避我呢!怎麽容易病的,过来,我看看你有没有发烧。」

  也不等白峰回应便走了过去,玉手顺道搭在白峰额头上,过了一会道:「没事呀!你……你怎麽啦?」

  原来这时正值早上辰时时份,阳气较弱,白峰体内刚阳之气突然不断翻动,全身动弹不能,加以近距离感受到倪素晶的少女气息,阳气更是一发不可收拾,丹田处的真气不受控制地在体内横沖直撞,分成十二道真气走遍全身。

  此时倪素晶只见白峰全身发红,手触处熨热无比,似是走火入魔之像,她对此没有经验,连忙学起别人,催动自身的阴柔真气,手按白峰的羶中及气海二穴,怎料真气一运,立即被一股异常雄厚的刚阳真气弹回头,喉头一甜,更是吐出一口鲜血,晕了过去。

  虽然倪素晶的方法有错,却不知刚好救了白峰一命,白峰体内的十二道真气分走十二正经,却苦无结合机会,突然由任脉处传来两道阴柔真气,十二道真气又彙聚于任脉,两道真气由上而下,经会阴,走中枢,再聚在百会,一下子便沖破了紫宫穴,自此打通二关,真气又回归到丹田处静下来。

  白峰刚从鬼门关走回来,体内的温度又回複正常,运功行了一小周天,发觉自己不旦打通了第二关,因爲真气不断游走,吸纳了不少精气,配合前些日子所聚集而未消化的太阳真气,内力提高了十倍不止。

  这要多得数方面的配合,采阳功本来没有这个奇效,但是改善作爲天罡剑诀的前辈高人把吸纳点放在百会,能直接吸收大部份真气;其二,白峰修习两年,从不间断,更且近日更加两倍用心积极,体内储存了大量未转化的真气;其三,那与他天生奇阳脉有关,阳经脉较常人爲阔,流动也较快,经真气乱窜后更爲拓阔,瞬间便容纳了未转化的真气;其四,这与他体内潜藏的真气与倪素晶的真气有关,「孤阴不生,独阳不长」,赵正单当年爲他护心之真气与倪素晶的真气同属「阴」,在白峰正入魔时发挥了作用,引导了他体内刚阳之气走入正途,被溶化后增长自身的内力,这正是「采阴补阳」之理。

  在白峰张开眼时,突然觉得一个柔软冰凉的身躯正躺在自己身上,原来是倪素晶,细心看清楚她的脸孔,嘴角还有一条血丝,回想刚才那两道阴寒真气,已然明白了个大慨。他轻轻抱起倪素晶的身躯,温柔地平放在另一面较洁静的地上,而自己便在她身旁侧身躺下,静静地看着她那可爱的脸孔。渐渐白峰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涌起,发觉自己好想做一件事,当下付诸实行,忍不住吻在倪素晶的朱唇上,本来这种乘人之危的心态是不要得,在传统教导下的白峰也觉得不该,那麽在对方不知情下,轻吻一下亦没问题吧?白峰是这样想的。

  却不知当吻下去时,那种甜甜的、柔软的感觉令自己留连忘设,完全舍不得离开,甚至闭上双眼,全心去享受对方传来的温暖。良久,看到她仍没有回醒过来,贪心令他再一次吻下去,感受到倪素晶突然加快的呼吸,白峰自己亦迷失了。自然地伸出自己的舌头,轻轻地浅舔着那薄薄的一片朱唇,不自禁地把舌头向小嘴内伸入,没有受到多大反抗便成功撑开对方的齿门,卷上了那小巧的舌头。

  这次深吻没有想像的平静,白峰明显感到倪素晶的身体突然一颤,喉头亦发出了一声低吟。白峰张大眼看到的是副羞红的脸孔,双眼不敢对上白峰的目光而紧闭,长长的眼睫毛因爲异常紧张也在发出微颤,样子可爱极了。

  这时两人心里都一片空白,男的因爲紧张,女的因爲害羞,过了好一会儿,「你……」「我……」两人才同时开口,不过又同时闭声。

  既然她都已经醒了,心中掉下了一句「我不管了!」,白峰又再次吻下去,这次更直接、更热烈、更开放……。倪素晶还未来得及反应已被白峰的嘴唇堵住了,一双小手像是本能地想推开身上那代表刚阳的身躯,可是当吸收到对方那浓烈的男子气息时,全身的力量像是被吸乾一般,半点力也使不上。

  倪素晶不知这个动作引发了白峰原始的男性欲望,他的右手开始慢慢爬上那高峰,倪素晶也没想到白峰这麽直接,可是现在脑子根本不能运作,而白峰的动作虽然生涩,发颤的大手轻揉深握,也令她感到阵阵的酥麻。没想到自己身体的反应是这麽直接这麽快,只想令这种感觉继续,好舒服,也不理会白峰把自己的衣裳一件件的脱下。

  面对眼前晶茔剔透的少女身子,白峰的眼光由情欲换成了欣赏,以前多次偷窥经验,总以爲自己掌握了个大慨,他日有机会定不会手忙脚乱,怎料初次上阵,却被倪素晶吸引住了。健美的身材上那切合比例的玉峰,顶上两点嫣红因主人身子紧张而微微颤动,像是呼唤着白峰去品尝,再下面是平坦的小腹,手触及处只觉光滑无比,渡过草原地带,渐渐地移到尽头,正是草木芳丽、云水容裔。

  花瓣的主人受不了怪手传来的热量,受不了他对自己处女圣地的挑逗,一手紧抓住白峰,另一只手按住正在作怪的右手,欲拒还迎。白峰也不理会她的双手,俯身便把玉乳含入口中,舌头更灵活地在嫣红处上打圈、轻咬,右手更不慌废地在幽谷处轻按,潺潺春水。

  大嘴由左到右,又再由右到左,肆意地吻着,不时的轻咬更引得她不自觉得呻吟,感到那结实修长的双腿放松了力度,战场立即由高山移到平原,白峰身体也慢慢移到倪素晶的下身,两手略一用力便拉开她的双腿,整个金沟尽览无遗。倪素晶想到连自己也没有细看的地方,一下子便尽入眼前这个男子眼中,即使对他早有些微情意,仍不由得大羞,晶茔的洁白亦被挑红取替。